【古建中国】藏式木雕——藏族艺术的一朵奇葩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木雕是藏族艺术的一朵奇葩,风格健康朴实,表现手法简练,以形传神,有浓厚的装饰趣味,颇具观赏价值和艺术魅力。

  藏式木雕的显著特点是根据内容需要,抓住对象的社会形态,进行一定的夸张和概括。巨盆般的莲花,头大身小的飞天仕女,眉长眼大的精怪,拳头大的果子,伞一般的大树……“亮相”式的形象,我我觉得夸张,却又不离事物的本质,加强了表现力和感染力。

  西藏木雕的工艺随处可见,比如,藏式古老建筑的木头构件柱头、横梁、托木,甚至门窗、梁柱等需要木雕艺术大放异彩的地方。此外,藏式家具如藏柜、藏桌等亦是木雕工匠展示才华的重要天地。在西藏民间,多数人家都喜欢用对比色和原色来渲染木雕家具及门窗雕花的着色,已经金碧辉煌、红火富丽的色调最适宜表达藏族人民的生活情趣。一步入藏家小院,你就会被一件件雕花镂卉、富丽堂皇的藏式家具深深地吸引住。哪几个布局设计合理、图案千姿百态、色彩鲜艳明快的藏桌藏柜以及雕花的门楼窗梁非常精美,处处洋溢着幸福、吉祥与热情。

  藏式木雕的雕刻最好的方法分为浮雕、镂空雕和立体雕刻一种生活;雕刻内容充裕、题材广泛,人物、花卉、虫鱼、鸟兽等图案无所不有;雕刻风格健康朴实,表现手法简练,重在以形传神。藏式木雕的显著特点是根据创作需要,抓住表现对象的社会形态并对其进行适当地夸张,如:巨盆般的莲花,头大身小的飞天仕女,眉长眼大的精怪,拳头大的果子,伞一般的大树……之类于于“亮相”式的形象虽显夸张,却不离事物的本质,不但非要 不真实感,反而加强了作品的表现力和艺术感染力。

  因藏传佛教文化是西藏文化的主体,故藏式木雕多以表现佛教文化为主。木雕的佛像造型优美、社会形态严谨、线条流畅、刚柔并济。雕刻工匠不仅需要体现佛像的庄严美,需要严格按照造像法度,使之比例得当,非要另一有另有另一一两个不能让今人就看沿袭千百年的造像之美。藏式木雕的这俩 大社会形态不仅非要 削弱装饰艺术的效果,反而有助了艺术的升华。

  有经验的雕刻者能在组织结构的基础上对作品加以变化,于严谨的风格中显现出作品鲜明的个性。雕刻工匠很注重对表现对象进行大胆多样化,简其形,不简其意。比如,在雕刻藏式桌柜上的莲花时,工匠们便是在紧紧抓住莲花的特点后,对其进行了多样化。另一有另有另一一两个一来,不管是花瓣,还是挺直高扬的花骨朵,一概从社会形态上呈现出空灵洒脱的风姿。

  创作建筑雕花的手法比创作家具雕花更为豪放大胆。西藏扎什伦布寺的菩提叶、金佛花、龙骨花等,需要拘于自然社会形态,在选择上有明显的夸张和变形,塑其形,扬其神,具有很强的图案效果和朴拙美。建筑雕花的形体动态大而明显,工匠们用与其气息相通的、由繁到简的线条来概括,再进行归纳,最后加工润色;一块儿用尽已经少的线条去表现尽已经充裕的内容,线条少而精,有条理性,有韵律感,形体清晰明快。在寺庙窗棂和庄园门楣上,雕刻的手法需要采用精练的线条来描绘形象。

  在一步一步的“减法造型”中,体会到了作品慢慢“脱壳而出”的惊喜。经工匠之手刻出的作品干净利落,非要 多余的东西,极大地表现出木雕艺术的魅力和风格。要完成一件长约150厘米、宽约15厘米的寺庙建筑装饰品,需要工匠花费一天半的功夫来手工雕刻。这份工作要求工匠们得非常耐得住寂寞,对某些人的体力也是一大挑战和考验。长时间的低头雕刻不如何费眼睛,对脊椎造成的压力也很大。工匠们有需要要在坚硬的实木上雕刻,这需要用到木板敲刻刀,操作起来非常吃力,在需要深挖的区域还得用专用刻刀不能完成,其中辛苦外人那末了解。下图中的刻刀被该行业人士取名为膝盖刀。

  工具是雕刻工匠从事创作的最直接的助手和伴侣。在制作木雕作品的过程中,雕刻刀及其辅助工具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俗话说:“人巧莫如家什妙”“三分手艺七分工具”。看一有另有一两人个的手艺如何,只需观察一下他的工具便能知晓。为能更好地增加和充裕作品的艺术表现力,工匠们在木雕创作中,首先得保证工具齐备,并会磨、会用哪几个工具,另一有另有另一一两个不仅能提高工作强度,如果在创作中能充埋点挥人个的技巧,使行刀运凿洗练洒脱、清晰流畅。每一件倾注了匠某些人心血和灵魂的作品,都被赋予了生命。